2018美国中期选举:去反对特朗普,还是去拥护他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JSI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09    

  2018美国中期选举:

  去反对特朗普,还是去拥护他

  特朗普牌是把双刃剑,打好了可以成为催票机器,但也可能自食其果

  文/张腾军

  11月6日,美国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参议院35个席位、36个州长席位以及诸多地方议会及公职席位进行改选。备受瞩目的是国会层面的选举,关涉两院归属与国家的未来。

  美国国会每两年举行一次选举,改选众议院全部席位和参议院三分之一席位,其中与总统选举不重合的一次则被称为中期选举。与大选年受总统选举较大影响不同,中期选举基本上是关于国内和地方事务的选举,实际上这更能反映选民对当前国内状况及所处地位的真实看法。因此,对总统及其所在政党而言,中期选举更像是一次民意公投。

  众议院方面,选前民主党共和党的人数比例为193:235。因在任议员辞职或去世,众议院产生了7个空缺席位,其中2席(密歇根州第13选区和纽约州第25选区)原由民主党控制。因此,民主党在保住现有席位数的情况下,再取得23个席位,便可夺回众议院的控制权。由于众议院选举中选情胶着的选区以共和党居多,外界普遍认为民主党有望跨越半数门槛拿回主导权。

  参议院方面,选前民主党与共和党的人数比例为47:51,剩下2位独立党员通常参加民主党的党团活动。民主党需要保住这49个席位,并再夺得2席才能重新执掌参议院。由于参议院改选的35个席位中有26个为民主党控制,因此民主党维持现有席位的压力比共和党大得多,重夺控制权则难上加难。

  基于对中期选举重要性的考虑,今年两党均拼尽全力投入竞选、寸土必争,使之成为史上最烧钱的中期选举。这次选举的意义还在于,它身处美国政治深刻变革的周期之中,不仅直接影响到特朗普未来两年的执政生涯及2020年的竞选前景,更是观察美国政治未来发展的一扇窗口。

  鲜明的党派立场划线特点

  10月22日晚,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出现在拉斯韦加斯的集会现场,为内华达州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杰姬·罗森站台,此时距离中期选举日不足15天。自卸任以来,奥巴马努力避开外界的关注,鲜少出现在竞选集会的现场,此次选择内华达州,主要源于该州胶着的选情。

  在过去三次总统选举中,内华达州均把票投给了民主党候选人,但民主党的领先优势不断受到蚕食。在此次参与参议员换届的35个州里,内华达州是唯一曾在2016年支持希拉里但同时有共和党参议员谋求连任的州。

  在内华达大学的体育馆里,奥巴马一身经典白衬衫,发出一贯干练而坚定的声音:“11月的选举,比我这辈子记忆中的任何选举(包括参选的那两次)都重要。”这一席话,也出现在特朗普11月1日在佛罗里达的演讲中。类似的话,奥巴马时期的副总统拜登讲过,特朗普两年前的大选竞争对手希拉里和现在的“副手”彭斯在2016年讲过,再往前,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和竞选副手、现众议长瑞安也讲过,其最早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至1856年的选举。

  几乎每一次总统或国会选举,美国政客总是强调当下选举的唯一重要性,目的当然主要是为吸引选民的重视和支持。这句话大概是任何想要叩开白宫或国会山大门的政客的金句,如果以此作为诚实测试的标准的话,那么估计没有人能过关。

  无论是否具有历史可比性,对两党候选人来说,这次中期选举无疑是最重要的选举。对两党的铁杆支持者而言,这也是一场关键选举。民主党人希望借以捍卫民主制度和自由主义遗产,共和党人则希望用选票表达对自由派的虚伪和谎言的不屑。从某种意义上说,两党都在试图维护各自认同的美国式生活。

  有兴趣了解美国政治的人士,多半会被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异常的运作机制绕晕。而美国式选举是更为复杂的一套系统,关系到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是相关力量博弈的集中体现。简单而言,看中期选举的门道,要做到三点:

  一是看趋势。这个趋势主要指历史演变的规律和政治学的基本常识,包括以往选举数据的统计、两党的表现情况、议席归属的普遍性等等,也可称为经验。从中期选举的历史规律上看,总统所在政党绝大多数情况下会遭遇席位损失。自内战以来,总统所在政党平均丢掉32个众议院席位和2个参议院席位。从1918年到2016年的中期选举数据来说,总统所在政党平均丢掉29个众议院席位。而从新当选总统的首次中期选举表现上看,情况也很不乐观,总统所在政党的众议院席位只在两次选举中得到增加,分别是1934年民主党增加的9席和2002年共和党增加的8席。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次中期选举结果出炉前的预测普遍认为民主党的胜算比共和党大。但特朗普两年前当选的典型案例告诉我们,历史经验仅具有参考价值,并不必然反映当前现实。

  二是看形势。观察选举,离不开观察美国整体政治经济形势的状况及其趋势性特征、总统的执政表现、两党所处地位及内外动向等宏观环境因素。其中,总统的执政表现尤其重要。上台近两年来,特朗普力推大量内外改革,多数无疾而终,而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税改、移民改革等均成为两党激烈博弈的议题。对特朗普执政的评价呈现鲜明的党派立场划线特点。

  自1970年以来,当总统支持率在50%及以上时,所在政党仅在中期选举中平均丢掉14个席位;而当总统支持率等于或低于49%时,平均损失席位达36席。特朗普上台初期支持率一度低至三成,选前各家民调在40%至46%之间,总体状况并不乐观。

  三是看具体选区。大势确定总体策略,但选票归属还要看具体选区的争夺。对具体票数的预测,需要对每一个选区进行仔细评估。对选举胜负的判断,则要重点看摇摆选区的变化。在美国政治中,有一句经典的谚语:一切政治都是地方的。在现代选举中,理性选民基本上是个神话,选民的投票考虑多数是与自身利益或意识形态相挂钩,哪怕其可能以牺牲更广泛的其他利益为代价。

  面对相对“狭隘”的选民,候选人常常无所不用其极,为潜在支持群体送上各种大礼包,甚至不惜得罪本党领导层。例如,海联网,在年初的宾州第18选区补选中,民主党参选人康纳·兰姆为在这个深红选区翻盘,选择了“不支持堕胎”的立场,以至于被调侃更像是共和党候选人。这一策略大获成功,消灭了特朗普两年前获胜时的20%领先优势。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J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