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湖南博沣总经理非法集资5.24亿获刑二年三个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JSI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12    

原湖南博沣总经理非法集资5.24亿获刑二年三个月


备受关注的湖南博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湖南博沣”)非法集资案有了新进展,裁判文书网近期公示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原湖南博沣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周招,在其任职两年期间,参与公司8个产品项目的发行运作,非法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约5.24亿元,一审获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原湖南博沣总经理非法集资5.24亿获刑二年三个月


湖南博沣于2011年4月登记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是蔡建民,实际控制人为蔡建民的儿子邓民权。


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4月至2015年1月期间,湖南博沣在未经相关金融管理部门审批的情况下,在长沙市、益阳市等地的一国有大行的各网点营业大厅通过银行工作人员介绍,许诺高息回报,向来银行办理业务的不特定人员推荐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并以湖南博沣名义与投资群众签订委托认购合同,约定投资人投入资金委托湖南博沣认购和持有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各投资人在合同签订后将相应资金转入湖南博沣相关账户内,藉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在任职期间,周招明知湖南博沣不具有相应资质,仍按照要求与信托公司及银行对接,参与该公司8个产品项目的发行运作。经鉴定,周招参与的湖南博沣的产品项目共计吸收资金约5.24亿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故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共享单车破产第一案:小鸣单车被12元一辆贱卖,11万用户的押金怎么办?

累计注册用户400多万、收取押金超过8亿元,上线一年完成两轮融资。然而不过两年时间,风风火火的小鸣单车便宣布破产。这是全国首个共享单车破产案。


负债高达5000多万元,其中包括11万用户的押金;公司资产仅剩35万元现金和散落各地的单车。近日,相关公告披露,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同意对小鸣单车按每辆12元进行回收。


从爆发式成长到迅速破产,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折射出哪些行业困局?




原湖南博沣总经理非法集资5.24亿获刑二年三个月



【现状】

11万用户等退押金

公司账户仅剩35万


下载了许多共享单车App的广州市民刘先生突然发现,在小鸣单车支付的199元押金退不回来了。“官方说1到7个工作日返还押金,但过去了大半年也没有动静。”刘先生抱怨道。


由于押金不能及时退还,部分用户向法院提出对小鸣单车经营方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


2018年3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裁定,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并启动债权申报。


看到消息后,刘先生在微信小程序上进行了债权申报。“现在算是排上了号,不管最后拿不拿得到这笔钱,但至少走了法律程序,也算是一种心理安慰。”刘先生说。


截至6月27日债权申报期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超过11万笔、约2000万元,另外还有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职工债权115笔,债权总金额高达5000多万元。


近日,记者来到悦骑公司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尚德大厦的办公场所,发现办公室已搬空上锁。该破产案主审法官苏喜平介绍,目前管理人接管的悦骑公司账户资金仅35万多元。


破产案件管理负责人倪烨中律师介绍,悦骑公司的主要财产是散落于各城市街头的小鸣单车,但由于过于分散,回收成本高,难以处置变现。


7月2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破产案件管理人拟委托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对小鸣单车进行回收处置。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在扣除回收、运输及电子垃圾处理等费用后,同意按每辆车12元进行回收。悦骑公司曾宣称小鸣单车投放总量为43万辆,西安城市交通学院,但目前真正能回收多少尚待调查。



【反思】

动用押金扩大规模

管理不善留下烂摊子


自2016年7月诞生以来,小鸣单车主打南方及二三线城市。据介绍,悦骑公司注册资本约621万元,累计用户约400万人次,累计收取用户押金总额8亿多元,上线一年便完成两轮融资。


发展初期形势大好的小鸣单车为何迅速破产?


——动用押金扩大规模。


有共享单车企业声称,催款律师函,单车制造成本远远高于押金,如果公司倒闭了,大不了让消费者一人一辆骑回家。但事实上,“传统意义上的实物与押金是一对一的,但共享单车的押金是一对多,一辆单车可能对应着几十个注册用户,这样一来便形成了押金资金池。”广州交通管理研究专家苏奎说。


庞大的资金池和激烈的市场竞争,诱使一些企业动用押金来扩大发展规模。倪烨中告诉记者,悦骑公司采购单车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用户押金。2017年,悦骑公司主要资金开支是预付货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单车,比例占全年开支的77.82%。


——管理不善导致车辆失踪或“早亡”。


小鸣单车在全国10多个城市进行了投放,但一些城市仅有一到两个线下管理人管着上万辆单车。人员不足导致管理不善,也是其陷入困境的原因。


“很多共享单车没有定位停放,日晒雨淋之下老化很快。有的单车定位电池没电了,车便找不到了。”苏奎说。


——关联交易或存猫腻。


破产案件管理人在调查中发现,悦骑公司还存在以明显不合理价格与其他公司进行交易的行为。


倪烨中告诉记者,2016年至2017年,悦骑公司与其法定代表人关斌的另一家关联公司广州锋荣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四份购销合同,悦骑公司以明显不合理方式向锋荣公司超额支付预付款约4600万元,另因价差损失约1800万元。


倪烨中说,资料显示,小鸣单车的采购价格是719.55元一辆,但委托外运时,与运输公司签订的合约规定,损坏一辆车“按原价赔偿500元”,与采购价相差200多元。这就意味着,悦骑公司的采购其实可能是“亏本”生意。



【支招】

未来发展重点不在规模

而在管理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J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