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企业扎堆、内需萎靡 又一个国家难逃“失去十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JSI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7    

  韩国,会是亚洲经历“失去的十年”的国家么?

  咨询机构AlixPartners认为对韩国而言,增长乏力且缺少新经济增长点是主要面临的困境。同时前韩国政府国际经济事务高级顾问LEE JONG-WHA撰文称文在寅政府目前只专注于财政转移支付而不是拉动经济发展,会是根本性的方向错误。

  牛津经济研究院预测,2018年韩国的GDP增长预测值2.6%,2019年则将会微降至2.5%。内需和出口双双下滑是韩国经济被看衰的主要原因。

(内需出口双双下滑,韩国GDP预计微幅下滑,来源:牛津经济研究院) (内需出口双双下滑,韩国GDP预计微幅下滑,来源:牛津经济研究院)

  经济形势堪忧

  AlixPartners表示,目前韩国制造业中的支柱产业造船和汽车业都受制于过剩产能和高工资影响苦苦挣扎,而在类似于人工智能、新能源车、机器人(300024,股吧)和生物制药这些尖端领域中也处在靠后的位置。

  AlixPartners分析师Yung Chung表示,韩国的企业资本投资到今年九月为止已经出现了连续两个季度的下滑,同时出口数据方面也呈现出疲软的态势。如果全球经济出现放缓,出口导向的韩国经济将受到外部需求减少和国内市场萧条的双重打击。在本土企业缺乏进军新兴领域动力的同时,韩国政府似乎也没有出台激励政策的迹象。

  Chung同时对靠政府补存活的“僵尸企业”现象表示忧虑,此类问题在造船业尤为突出。“如果政府放任(僵尸企业)继续存在,对于经济的影响会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来越严重。”

  政府政策不给力

  韩国大学经济学教授、前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以及前李明博政府时期的国际经济事务高级顾问LEE JONG-WHA近期发文对于文在寅政府的经济政策表达了不满。

  LEE指出,文在寅政府在外交领域的确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在经济方面并“没有解决结构性问题”,而是专注“再分配”。收入驱动增长的政策——提高最低工资(2018年提高16.4%,2019年提高10.6%)虽然使得低收入家庭获得更多收入,但如此大幅的提高伤害了中小企业和个体户,导致公司被迫裁员。

  同时文在寅政府还大幅提高了社会福利支出(2019年增加9.7%),LEE认为虽然韩国需要加强弱势群体的社会福利,但是公共部门岗位的增加只能带来暂时的收益,长期来看会对企业投资带来负面影响。同时,韩国也需要为老龄化带来的医疗和退休金成本上升提前做好资源配置。

  LEE表示,面对外部经济下行风险的压力,海联网海联网,文在寅政府需要继续改善服务业生产率,提高中小企业和劳动力市场效率。简而言之,就是需要更加务实一点。

  更多隐患正在路上

  牛津经济研究院近期发布的2019韩国经济展望中指出,韩国不仅仅要面对外部贸易环境的不确定性和国内经济体系问题,处于相对高位的居民负债也是潜在的负面因素。

(韩国居民负债与GDP的比值持续增加,来源:Oxford Economics、Haver Analytics)  (韩国居民负债与GDP的比值持续增加,来源:Oxford Economics、Haver Analytics)

  牛津经济研究院指出,韩国居民负债已经接近GDP的99%,与其他国家对比而言显得有些高了。韩国政府去年曾经通过提高按揭贷款门槛和限购抑制居民负债增长,监管机构也要求银行限制借贷和提高风险管理水平。不过在韩国低利率的市场环境下,家庭债务预计将继续处于高位。

  虽然IMF近期也表示高负债率并不代表着紧迫的威胁,但是偿还债务的费用会随着利率升高,并成为消费增长的负面因素。

  除此以外,牛津经济研究院认为韩国缺乏活力的服务业无法充分发挥国家较高教育水平的作用。同时因为老龄化日益减少的劳动人口也会对经济本身形成压力,但好在更高的劳动参与率可能能够减缓这一现象。

(韩国劳动人口持续减少,来源:联合国,Haver Analytics) (韩国劳动人口持续减少,来源:联合国,Haver Analytics)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J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