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隐秘“智士” 一部壮阔“两弹一星”发展史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JSI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14    

  《世纪伟人腾飞梦——周恩来两弹一星》全国巡展亮点多 观众自发求延展
三百隐秘“智士” 一部壮阔“两弹一星”发展史

三百隐秘“智士” 一部壮阔“两弹一星”发展史

  “两弹一星”元勋程开甲为本次展览题词

  这是国内首次以“周恩来与两弹一星”为主题的大型展览,策展人在浩繁的史料中挖掘梳理,首度厘清还原了真实的历史,用珍稀的史料回答了模糊不清的猜测,以展览这种直观方式,呈现十几年的学术研究成果。在北京民族宫首展引起轰动,观众上千个要求延展的热线电话,使北京民族宫不得不毁约后面的展览,而延长《世纪伟人腾飞梦——周恩来与两弹一星》展期。截至2018年年底,在全国巡回展出13场,21万余人次自发参观,吸引了国内外众多媒体的关注。

  2018年,是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为深切缅怀伟人的卓著功勋和崇高风范,进一步弘扬“两弹一星”精神,由北京大鸾翔宇慈善基金会发起,联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两弹一星历史研究分会、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等多部门共同主办的《世纪伟人腾飞梦——周恩来与两弹一星》全国巡回展在北京、浙江、江苏、上海、青海、内蒙古、辽宁等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2个城市陆续展出。应观众要求,主办方正策划今年继续展览。

  展览筹备之初,策展团队就明确提出不追求展览形式,而力求以内容取胜的原则,并为自己设定了“道人所未道,示人所未示”的追求高度。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展览创新点及亮点为数不少,特别是涵盖三百名左右幕后英雄的“两弹一星”群英谱,为国内首次展示,实为一大创举。

  首次提出“六份重要报告”

  到底是谁率先提出研制火箭武器

  展览首次清晰地梳理出中国导弹与航天事业从酝酿到决策的“六份重要报告”。1955年初,中共中央作出发展原子能事业、研制原子弹的决策后,国务院、中央军委即开始研究发展导弹技术的有关问题。将这一过程汇总,先后产生了六份具有开拓意义的重要报告。

  1955年11月中旬,时任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火箭武器教授会主任的任新民与金家骏、周曼殊一起完成了《对我国研制火箭武器和发展火箭技术的建议》的报告,由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呈报中央军委。这是中国科技专家第一次正式向中央提出研制导弹武器和发展火箭技术的一份重要文献,引起军委领导的高度重视。彭德怀、黄克诚责成总参装备计划部部长万毅和刚刚回国的钱学森,详细分析该报告,并提出建议。

  1956年1月20日,彭德怀主持第57次中央军委会议,讨论并通过了万毅根据任新民、金家骏、周曼殊三人的建议研究提出的《关于研究与制造火箭武器的报告》。会议决定向中共中央提出研制导弹的报告。

三百隐秘“智士” 一部壮阔“两弹一星”发展史

  1965年5月30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接见第一、第二次核试验有功人员代表,张爱萍宴会前亲手将一束从马兰机场带来的马兰花交给了总理

  1956年1月,时任二机部部长、主管军工生产的赵尔陆也向国务院提出了《关于研制导弹的建议》报告。

  经周恩来亲自斡旋,钱学森于1955年10月8日回到祖国。1956年2月17日,钱学森根据周恩来的指示,提出了《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意见书》。

  1956年3月6日,彭德怀在军委扩大会议上作《关于保卫祖国的战略方针和国防建设问题》的报告,正式提出筹建核子武器研究机构的建议。

  1956年5月10日,聂荣臻向国务院、中央军委提出了《关于建立中国导弹研究工作的初步意见》的报告。

  1956年5月26日,周恩来主持第71次中央军委会议,批准了聂荣臻向国务院、中央军委呈送的《关于建立中国导弹研究工作的初步意见的报告》,代表中共中央作出了成立导弹管理局和导弹研究院,发展导弹武器的决定。这是继1955年1月15日中央在发展原子能事业的决策之后,又一项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开创性历史决策。从此,“两弹”事业并驾齐驱,走上共同发展的轨道。

  原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广播电视局局长兼东风电视台台长聂少勇前后看过两次展览,他对展览体现出的学术性印象深刻。他认为,过去主流媒体一直称钱学森给中央的意见书开启了我国的“两弹一星”之路,但是展览却通过大量的史料,首次提出了新的观点,认为早在钱学森上书中央之前,已经有任新民、万毅、赵尔陆等人提出了发展我国导弹的建议和意见。且不论意见书谁先谁后有待航天史学家们进一步的考证研究,单就这种不盲从现有结论,勇于研究探索的精神就非常难得,其意义已远远超出了展览本身。

  鲜为人知的惊险一幕背后故事

  周恩来“先知”般的预判,让一次核航弹试爆有惊无险

  1971年9月8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中央专委会议,听取空军工程外场部部长张开帙关于采用强—5甲型飞机上仰甩投方法空投氢弹引爆弹的汇报。周恩来问道:“如果弹投不掉怎么办?”张开帙胸有成竹地说:“不会投不掉。我们为了保证能把弹投掉,专门设计了三条投弹线路。一是正常的投弹线路,二是应急投弹线路,三是超应急投弹线路。并且还在推脱装置上装了两个燃爆弹,是完全可以保证投下的。”周恩来听了张开帙的回答,又严肃地问道:“如果万一投不掉怎么办?!”张开帙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经过一番思考后答道:“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有两个办法,一是飞行员在安全区跳伞,把飞机和弹都摔在安全区;二是飞行员驾机带弹着陆。这样会十分危险,需要在弹钩上增加一个锁死装置,把炸弹钩开放机锁死,保证飞机着陆时弹不会掉下来。”周恩来听到这里,满意地笑了,说:“张开帙同志,什么事都要考虑万一情况,只要我们准备了万一,我们就不会措手不及。”张开帙表示:“总理,催款律师函,我们一定按您指示去做,回去后立即研制锁死装置。”事情果然被周恩来言中。

  1971年12月30日14时40分,彝族飞行员杨国祥驾驶携带小型氢弹引爆弹的强—5甲型飞机,从马兰机场起飞,直向罗布泊核试验场飞去。当飞机带弹进入投弹地域上空后,地面指挥员下达了投弹的命令。杨国祥按动电钮,但弹体舱底盖开关打不开,只能启动手动系统,也无济于事,几次努力都无法奏效。

  周恩来军事秘书纪东的回忆录里有一节也讲到了这惊险一幕。当国防科委副主任罗舜初通过纪东将这一情况报告总理后,总理放下手中的文件,用命令的口吻说:“告诉罗舜初,由现场指挥员临机处置,怎么安全怎么办,情况这样紧急,不能由北京决定了。”纪东通过军委一号台传达了总理的命令,并站在总理办公室的电话机旁等候前方的消息。据纪东讲述:

  总理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等着前方的消息。我觉得总理办公室静得有些可怕,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办公桌上那个小闹钟咔咔地运转着。几分钟的时间,显得那样的漫长。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JSI